景成新闻站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一只能看懂世界的机器眼

发表于:2019-06-04 11:31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我们要去改变这个世界,当这样的豪言壮语大概第十次从Deep Glint(格灵深瞳)公司CEO何搏飞嘴里说出时,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这家成立不过一年半的创业公司所耕耘的领域,其实是微软、谷歌等IT大佬擅长的,在国内创业圈尚属高冷和小众,也因此显得很酷。

  简单来说,Deep Glint(以下简称DG)所做的,就是把类似谷歌无人驾驶汽车所用的计算机识别技术,应用到国内的生产生活场景里来,让机器拥有一双人类的眼睛,并对信息进行处理。

  这是看懂和看见的区别。


Deep Glint(格灵深瞳)公司CEO何搏飞

  何搏飞说,计算机视觉技术的应用,让机器可以像人一样主动获取视觉信息,判断传回的视频中,每个物件是什么,动作是什么,进行精确而复杂的实时分析。整套系统借助计算机视觉技术,模拟人脑运行,也是人工智能的研究分支。

  DG把应用首站选在了安防监控行业,这是一个4000亿市值量级的庞大市场。想像一下,如果遍布在我们周围的摄像头,真的变成了一双双人眼,恐怕很多人都要打个哆嗦了。而最新消息是,今年10月,DG一代产品深瞳就要进入几家国有银行进行安装测试,开启B2B之路。

  一只能看懂世界的机器眼,究竟会带来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似乎有必要先介绍下现状。以安防监控为例,DG公司掌握的数据显示,如今遍布街头的摄像头,基本处于无人实时监控状态,管理员与摄像头的比例约为1:10000也就是说,当街头发生恶性事件时,中控室及时看到的几率基本为零。

  DG的思路是,通过硬件+软件+服务的方式,把人类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实时转化为大数据。何搏飞这样描绘了深瞳在自助银行应用的场景:

  当盗卡嫌疑人在ATM机贴上薄膜键盘后,三维传感器深瞳就会自动识别,并向中控室发出警报。深瞳识别的是微小的空间变化,比如当一张白色A4纸放置在纯白的桌面上,人眼可能无法很快察觉,但这种毫米级的变化会被传感器捕捉到。

  当有人突然在自助银行里靠近取款人时,深瞳也会发出警报这被系统设定为非常规的场景。

  DG似乎打算一口气解决安防监控领域存在多年的存不下、找不到、看不清的难题。何搏飞介绍,DG有自己的数据中心,可以实现便捷的视频搜索,比如想在视频里找到某个人,只要输入几个体貌特征如步频等,系统就能找到符合特征的画面。

  更可怕的是,深瞳具备深度学习能力。说实话,这也是DG对自家产品既兴奋又担忧的地方。当计算机具备了自主学习能力,天知道它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本刊就曾经用封面报道的规模探讨,计算机的人工智能为何值得人类畏惧。

  不过,站在此时此刻,DG公司对于未来发展还是信心十足的。

  这样的信心并非没有道理。用出身优渥形容这家创业公司并不过分,两位创始人都是海龟:毕业于斯坦福商学院的CEO何搏飞商业经验丰富,29岁时就出任世界500强中国区负责人;CTO赵勇是前GoogleGlass团队核心成员,钻研计算机视觉领域已经十几年。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更是一手促成了公司创立。他鼓励赵勇回国创业,介绍两位创始人做搭档,并多次在内部聚会中表示,DG未来估值可能是千亿级别。

  资本市场也给出了利好信号。截至目前,DG的两轮融资总额已经达到数千万美元。而敲开银行大门,也意味着深瞳在B2B领域迈出了重要的一大步。

  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本身也是被IT大佬看好的领域。比尔盖茨曾在参加达沃斯论坛时表示,IT界下一个大事件是计算机视觉及其与深度学习的结合。而在DG的梦想中,安防领域只是成长的第一步,商场、医疗、教育计算机视觉有着无限大的应用空间。

  最初其实列出了80多个方向。何搏飞笑着回忆第一次见到赵勇的场景,2013年3月,赵勇的项目刚开始两三个月,在北京惠新苑一栋贴满小广告的老旧居民楼里,何搏飞敲开了503的房门,十几位程序猿挤在客厅里,一股让人不太愉悦的味道扑面而来,但也夹杂着让人兴奋的激情,一块小黑板上,密密麻麻写着可能应用的领域。

  何搏飞的加入,让DG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在人力和精力有限的情况下,DG最终选择了从安防入手,市场足够大,又有痛点。而今年来频频发生的恐袭事件,也进一步激发了市场需求。

  不过,在变幻莫测的创业圈里,好的开始并不等同于成功。

  目前来看,DG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来自外部。国内创业团队纷纷扎堆手机和智能硬件这样的领域,多是看中其相对成熟的产业链,只要能找到资金、人员这些资源,开工并非难事。但对于中国市场而言,计算机视觉显然还是太新的领域,存在太多的未知数,DG需要在摸索中承担产业链不够成熟的风险。

  而缺人也是个困扰创业团队的老问题。作为技术主导型公司,DG团队目前只有20多人,多为工程师,其中不乏全国排名前十的黑客、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并成为首位获得美国著名投资人彼得泰尔基金会ThielFoundation20Under20项目奖金的中国学生等牛人。

  何搏飞表示,以目前的业务量来看,公司至少需要一支50人的团队。可从事实看来,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并不好找,相比BAT等巨头的召唤力,DG还是显得有些弱势。慢慢来,放慢脚步,仔细甄别。何搏飞觉得,一家伟大的公司,需要找到一群伟大的人。

  不过,好消息正在这个秋天频频传来。除了深瞳即将进入银行进行测试,何搏飞透露,美国Nvidia公司CEO黄仁勋将在10月来拜访DG。作为全球最优秀的芯片生产尚之一,Nvidia的合作伙伴包括英特尔、高通等。如果能搭上Nvidia作为合作伙伴,DG的上游产业链会大大完善。

  此外,纽约警察局的反恐小组负责人也通过私人关系联系到DG,表示想要来看看。

  DG的B2B之路,看起来已经有了一个美妙的开端。但未来会怎样?是否真的能成为一家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这些都需要等待市场和时间的答案。

  但狮子座的何搏飞相信,自己是与对的人在对的路上做对的事情。我们的产品相比现有产品不是好20%,而是好20倍,他打了个比方说,这就好比2007年大家都在用诺基亚直板机时,他们突然拿出了iPhone,或许是有瑕疵,但绝对是有震撼力的,是任何旧的技术和产品都无法带来的一种体验。

  事实上,谷歌、苹果、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和IT大佬都已经在计算机视觉与人工智能的大方向上发力。不过,何搏飞认为,DG并不必担心自己的领域被巨头吞噬,我们现在所尝试和挑战的具体方向,不是大公司感兴趣的传统领域,而且相比大公司,创业团队更具灵活性。

  在DG注册一周年的日子,公司搬到了如今的办公地址,位于颐和园附近一家古香古色的院落里,何搏飞觉得这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如果一家伟大的公司能够诞生于中国式的庭院里,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尽管这个改变世界的梦想,偶尔会遭到友善的提醒,在中国总谈这个,会被人嘲笑。

  何搏飞觉得没关系。DG公司的梦想就是用技术去改变世界,我们不想等下一个风口来,他笑了笑,我们想造下一场台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sits.cn/yule/369.html

栏目:娱乐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